父母急嫁女拆散痴情鸳鸯,励志草根拔剪问情

日期:2020-01-06 / 人气: / 来源:未知

 

撰文 吕飞鲸

 

南京小伙陈露是个励志型草根,他大学毕业后当兵入伍,退役后经个人努力进入事业编制。小他一岁的徐漪,知性美丽,在南京一家劳务公司当会计。两人经人介绍后一见钟情并在三月后确定恋爱关系,但陈父嫌弃徐漪没事业编制,要求儿子打拼至30岁,事业发展起来后再结婚。徐漪母亲却害怕女儿过几年被抛弃变成高龄剩女,难找对象,遂强行拆散这对痴情鸳鸯,并逼女儿相亲。一方想拖延,一方要急嫁,一对有情人被父母逼得无所适从。

在拖延和急嫁之间,悲剧骤然发生……

 

寒门男初会急嫁女,郎情妾意转苦涩

陈露,1988年生于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父亲陈金生是南京市港务局行政部职员,母亲鞠学莲是南京市一家棉纺厂的下岗女工,陈露是家中独子。1999年,鞠学莲下岗,公公突患脑梗和帕金森综合症,生活无法自理,鞠学莲便留在家中照料。那年,陈露11岁,正读小学四年级。艰辛的家境让他自小就十分努力。

2005年夏,陈露考取南京一所大学汽车修理专业三年制专科。2008年底,他大学毕业后当兵至武警徐州市支队。在部队陈露受到多次嘉奖,并入党。2010年底,陈露转业,先在南京一家八宝粥销售公司给总经理开车。20124月被农业部南京农业机械化研究所聘为领导的司机。该所是中国最早的农机科研院所之一,在职员工中高工近百人,单位有四台车,供科研人员在全省出差。陈露负责驾驶一台帕萨特轿车。他住在单位的职工宿舍原地待命,从不请假,只要领导说走,他立即像加满油的汽车一样开动。

陈露的高素质不久就得到了徐漪的二姨李青花的注意。李青花,时任南京一家石油物探技术研究院的领导。因同属国家科研单位,李青花的单位与陈露的单位经常在一起联谊。案发后,李青花在警方笔录中回忆说:20128月,陈露单位的领导朱欣到我们单位,当时陈露是驾驶员。中午在一起吃饭。我见陈露端茶敬酒、性格热情内敛、头脑机灵,非常喜欢。随后,我向朱欣打听到陈露是退伍军人,又是党员,全研究所对陈露的评价都很高,我就问陈露有没有对象,陈露讲没有,我就说我给你介绍一个对象可好,陈露答好。因为我妹李青芬的大女儿徐漪当时也没谈对象,我就想把徐漪介绍给陈露。”

徐漪,1989年生于南京市浦口区一个工薪家庭。家中还有一个小她1岁的妹妹徐莉。2009年,徐漪从江苏一所医专财会专业毕业后,应聘进南京市一家劳务公司任会计。尽管徐漪当时年仅23岁,但因妹妹徐莉嫁给了一位在南京开公司的台湾富商,因此,母亲一直为她的婚事着急,徐漪的思想压力也很大。

四天后,在二姨李青花和陈露单位的工会主席的见证下,陈露和徐漪见面。李青花回忆称:“见第一面,陈露就看上了徐漪,当场表态说他喜欢徐漪。还说他不是高富帅,但他有一颗真诚和进取的心,他会对徐漪很好的。徐漪当时没表态,两人互留了电话。”徐漪相貌清婉俏皮,身高165,加上性格羞涩内敛,恰是陈露最喜欢的类型。陈露部队出身,能干爽快,徐漪喜欢他的男子气概,二人一见钟情,且均为初恋。

徐漪单位在鼓楼区,她当时还报了个瑜珈班,下班后从晚上7点练至10点,然后乘坐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从鼓楼赶回浦口家中。陈露得知后,主动充当护花使者。陈露的细心,令徐漪的父母满意感动。

这年11月末,陈露第一次把徐漪带回家中。但其父母态度的却并不热情,令徐漪颇觉不适。陈露解释说因爷爷多年患病,父母压力巨大所致,劝徐漪不要多想。女儿见“准公婆”回来后,徐建城夫妻反复询问陈露父母的反应。 得知实情后,他们对陈露父母的态度也颇为不满。

案发后,陈露的父亲在笔录中称:“我儿子是20144月进入南京农业机械研究所上班的,后经介绍与徐漪处朋友。因儿子当时尚未进入编制,我要陈露以事业为重,刚去单位四个月就谈对象不太好。当时,我父亲患了帕金森综合症,我老婆下岗,这些年我一个人支撑这个家,压力很大,我就对陈露说希望他找个有编制(教师或护士)的正式工,不要像我一样。不过我也讲,他真要和徐漪谈,我也不反对。”

 

父母姨奶齐上阵,催逼婚期倍觉凌辱

2012年底,单位与徐州数家农机公司有业务关系,陈露频频出差徐州。但同年圣诞节当夜,陈露仍连夜从徐州赶回南京陪徐漪过圣诞节。

2013515,徐漪在瑜珈班毕业。当天,陈露患了重感冒,头疼欲裂。但他仍赶到钟山脚下,给女友拍下无数珍贵的瞬间。两人吃饭时,徐漪听陈露嗓音嘶哑,才知道他是带病参加她的结业纪念日的,再次热泪盈眶。事后,她将男友拍的漂亮照片贴在QQ空间,并写下文字说明,表达对男友的感恩。

这年8月,陈露的爷爷去世,徐漪以陈露未婚妻的身份参加了葬礼。陈露感动万分。两个月后,徐漪的奶奶生病住院,徐漪自己出钱购买了礼物,以陈露的名义,和男友一起去医院看望奶奶。当70岁的奶奶问两人何时办事时,陈露难堪地扭过脸去。老人就将陈露的态度告诉徐漪的父亲,一家人犯起嘀咕。

转眼到了2013年底,徐漪与陈露谈了一年半了,二人关系究竟怎样,他们何时准备婚礼?在徐建城夫妻的心中,24岁的女儿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可当李青芬把这个问题抛给女儿时,徐漪竟说不晓得,让母亲去问陈露。这年腊八,陈露来徐家时,李青芬正式提出:希望春节前见陈露的父母亲一面,商谈儿女婚礼。陈露表示一定会把话带给父母。

这一等三个月过去了。20144月底,李青芬再次向陈露问及此事,陈露当场表示一定要父母在五一节来商谈婚事。五一节当天,徐建城夫妻打扫了房间,徐建城还特地染了头发。但他们当天从早晨等到中午,又等到天黑,也未等到陈露父母的音讯。当晚,陈露说他父母临时有事,五四一定会去徐家商谈婚事。结果,等到五四,双方父母见面的事再次泡汤。

陈露之所以一再拖延,其归案后讲明了原因:“徐漪父母不断逼婚,令我压力巨大。我总觉得我们年纪不大,如果太早结婚生小孩,在经济上压力非常大。我想趁年轻多拚搏几年,等事业有些眉目后再生小孩,经济压力会小一些。”但他的行为,令徐建城夫妻感觉尊严受到了挑战,他们担心女儿恋爱几年后,万一陈露到时事业发达了跟女儿分手,陈露大不了再找一个,但女儿就过了“最鲜艳时期”,再找好的就很困难了。他们和天底下所有女儿的父母一样,想趁女儿年轻正当时的时候,把女儿风光嫁出去,免得以后成了剩女。这次事件后,徐建城夫妻明确让女儿跟陈露分手,不要再迁延青春。陈露只得把徐漪父母的想法告诉父母。陈家父母也觉得再拖下去有点不好意思了,勉强与徐家夫妇见了面。但当着“准亲家”的面,陈金生直言家庭困难,希望儿子能在30岁后再结婚。徐建城夫妻气得当场拂袖而去。

事后,徐建城夫妻做出让步,向陈露提出:如果他诚心和徐漪结婚,可让父母搬出去租房,将现在的住房腾出来,当他们的婚房。陈露哪肯让一辈子吃尽苦的父母受这个委屈,他当即婉拒,并表示:他可以和徐漪先领结婚证,但不同居,等经济条件好后再和徐漪住在一起,并再次许下愿景:他将来绝不会辜负徐漪,但这话在徐建城夫妻听来,仿如天书。

夫妻俩随后把女儿与陈露的交往细节全部告诉了当初两人的红娘——徐漪的二姨李青花。李青花后悔当初做媒,也劝徐漪放弃。二姨的想法跟父母一样,徐家是个女孩,哪里拖得起?徐漪是个孝女,见全家人都反对这桩婚恋,尽管万般不舍,却仍提出分手。

徐建城是南京莫泰建宁酒店职员,58日上午11许,正在酒店中值班的他,突然瞧见陈露径直走进酒店大堂,他正心里纳闷,陈露扑嗵跪在地上,哭喊道:“叔,求你帮帮我!”说着,连抽自己几个大耳光。徐建城赶紧把陈露扶起来,让他有话好好说。不料,陈露又扑嗵跪下。当天,陈露连跪七八次,一直哭喊:“叔,我错了,请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原来,徐漪提出分手后,陈露才感觉事态严重,他当即买了一大捧玫瑰花,跪求女友不要分手。徐漪说父母不同意,拒绝收他的玫瑰花。陈露决定当面向徐漪的父母赔罪。但陈露的赔罪方式让徐建城在单位极其尴尬,他冷淡地说:“已经给你很多次机会了,你们好聚好散吧。”为了断掉女儿和陈露的联系,510,李青芬拿着女儿的照片参加了相亲会,与几位男生的母亲互留了电话。第二天,姚强的母亲联系了她。徐漪在父母的逼迫下,与对方见了面,因心中仍有陈露,徐漪根本瞧不上对方。

5月下旬一天深夜12时许,徐漪回家后告诉父母陈露在她家门口的楼梯上跪着。李青芬打开房门,赶紧把陈露拉进屋里,陈再次哀求:“叔、阿姨,都是我的错,请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李青芬好说歹劝,见陈露仍要下跪,就生气地说:“你还是去找一个医生或教师,满足你父母的想法吧。”陈露说:“这辈子我非徐漪不娶!”见夜深,李青芬只得改口让他先回家,她再考虑一下。陈露离开后,又在楼下跪了三个小时,到了黎明时分,才满脸泪水地离开了……

两次被徐漪父母拒绝,陈露感觉自己的尊严丧尽,绝望之下,他买了三包毒鼠强,写下了遗书,准备自杀殉情。他在遗书的结尾写道:他们(指徐漪父母)为了自己的面子,牺牲儿女的爱情,他们为了自己的胜利也会付出很惨痛的代价。但思来想去,他又改变了主意,决定再作最后一次努力。62日,陈露给徐漪写下了最后一封信:“见到你的第一眼时,我就暗下决心,这辈子非你不娶。漪漪,我深知你现在面对来自各个方面的压力,你放心,我会牵着你的手,一个一个带着你去解决。你曾对我说过,这辈子只想谈一次恋爱,结一次婚,我一定会不顾一切地和你做到这一切!我就是你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星!”

 

恨林妹妹不能争,怒发冲冠拔剪问情

端午节下午,陈露怀揣这封书信赶到徐漪外婆家的楼下苦等女友。后得知徐漪和母亲正在新街口购物,他又赶到新街口,将这封信交给徐漪,并再次向徐母哀求,徐母当场严辞拒绝。陈露冲动下大喊:“我在你面前下跪了,我的男人尊严也丢尽了,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说完,他跑走了。当晚,他又来到徐家,对徐漪父母说:“如果你们真不同意我和徐漪谈,就不谈了。我说的那些狠话,都是我冲动时讲的。”陈露才到单位,就收到了徐漪的电话:“你为啥一开始死去活来地要谈,刚才突然又讲不谈了?”陈露答不知怎么办,说着号啕痛哭,徐漪亦哭泣不止。两个相爱的痴男怨女都不知所措。

赵华栋是徐漪的二姨父,是南京一家传播公司的艺术总监。徐漪所在劳务公司在太平南路设了一个电子商务办公室,当时让徐漪先在那里办公。赵华栋家距那里较近,就借用了该劳务公司的办公室办公。64日上午11,徐建城打来电话,让女儿下班后跟父母一起,与姚强及其父母在大行宫吃晚饭。原来,徐建城见女儿对姚强不感兴趣,就想让两人再接触一下。徐漪说:“要去你们去,反正我不去。”当天下午,赵华栋外出办事。下午16时许,赵华栋办完事回来,发现徐漪已经走了。一个小时后,徐漪的父母先后来办公室寻找女儿,原来,姚强的父母已在大行宫一家大饭店订了包间,父母是来带徐漪去相亲的。

夫妻俩打了半天电话,无人接听。一直到晚上19时,徐漪才接电话,称她坐轮渡快要回到家中了。夫妻俩只得和姚强一家人在一起吃饭。当晚,他们到家时才发现女儿不在家,又打徐漪的电话,无人接听。他们就打陈露的电话,也无人接听。夫妻俩一夜无眠,简直急疯了,就决定第二天8点去女儿办公室内找她。不料,次日7时许,江宁分局打来电话,称其女徐漪已经遇害。

案发后陈露供述:64日中午,陈露打电话给徐漪,约她中午见面聊聊。徐漪让陈露下午等她电话。下午16时,徐漪离开单位,来到长江边的中山码头,让陈露开车来接她。陈露到达时,尹月穿一件无袖纯白的连衣裙,扎着马尾巴,陈露则穿着白恤衫、黑西裤,两人第一次见面时,彼此都穿着这身衣服。或许触景生情,徐漪上车后就抽泣着说,这恐怕是她最后一次坐这台车了。她还告诉陈露,他们见面她是背着父母的,并让陈露不要把聊天地点选在南京城内。两人恋爱时,曾去过宁杭高速公路的溧水区东庐山景区,两人遂决定开车前往。到达后,两人下车,在路边一个小亭子内坐下。徐漪表示,家人给她的压力实在太大了,陈露对她说:“只要你不放弃,我就不会放弃;如果你放弃了,我就会放弃的。”因蚊子多,两人又上车继续谈。

两人谈得很平和,但一谈到和好,徐漪就不同意了。陈露再次问分手是不是徐漪的本意,如果不是,而是被家里人逼迫的,他坚决不同意分手。徐漪哭着说,她来自的压力不仅是父母的,而是整个家族的。陈露说只要你同意就行,意思是让徐漪与他一起向家人抗争。徐漪没回答这个问题,开始谴责陈露不该在62日晚对其父母说两人不谈了,由此可见他并不是真心爱她,是在演戏。徐漪的话刺激了陈露,他大声说:“为了你,我死都不怕,我证明给你看!”说完,他从驾驶台下的储物箱里取出一袋毒鼠强,撕开袋子,将药粒倒入口中,并打开矿泉水服下。徐漪打开副驾驶门,跑到车子另一侧,拉开门,从陈露手中抢下毒鼠强,扔在地上,边哭边喊:“陈露,你不要演戏,你不要吓唬我!”见女友仍不信他的诚意,陈露又取出一把剪刀,哭道:“既然你还不信我,我就死给你看。”说着,他对着咽喉捅了一刀,鲜血顿时喷溅而出。徐漪拼命来抢陈露手中的剪刀,一边大声叫嚷道:“还在演戏,你越是这个样子,我俩越不可能!”陈露交代,徐漪的这句话令他彻底崩溃,激愤中,他用左臂抱住徐漪,右手持剪,对着其脖颈连扎数刀。鲜血很快染红了徐漪的白色衣裙……

见徐漪痛苦呻吟,陈露突然清醒,他抱住女友的头,一边哭,一边拨打110。看女友在他的怀里一点点瘫软,他决定殉情。他捡起那把剪刀,对着自己脖颈连扎数刀,很快昏迷。120110很快赶到,将两人送进附近医院抢救。陈露经抢救脱离危险,出院后即被警方控制,徐漪被刺中颈动脉大出血死亡。

惨剧犹如晴空霹雳,将双方父母震得五内俱焚,徐漪的父母更是撕心裂肺,痛不欲生。而看守所中的陈露,亦多次试图撞墙寻死,追随女友而去。

惨案发生后,陈露父母聘请了江苏著名刑辩专家——江苏润商律师事务所主任崔武律师辩护。经崔律师艰难沟通,徐漪的父母接受了陈家的赔偿,并出示了刑事谅解书。

20153月初,此案在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本刊记者参加了庭审。崔武律师当庭提出:1、涉案凶器不是被告人事先准备,是被害人购买放在车上的。该案不属于预谋杀人,系激情犯罪;2、本案是因婚恋纠纷所引发的犯罪;3、被告人在案发前一直表现良好,无犯罪前科;4、被告人在事发当晚多次报警,符合自首情节;5被告人真诚悔罪,并积极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且取得被害人亲属的谅解等辩护观点,请求法庭对被告人陈露从轻处罚。

在辩护词的结尾,作为律师兼诗人的崔武主任还用了一首自撰的七言律诗对这起爱情悲剧进行了精确的概括:“巧笑盈盈舞步轻,非卿不娶已分明。谁怜红豆生南国?人约黄昏抒至情。对宝哥哥皆是怨,恨林妹妹未能争。剪刀鼠药今齐用,一怒冲冠表赤诚。”最终,法庭采纳了崔律师的辩护意见,以故意杀人罪,判决陈露无期徒刑。

(律师与陈露为实名) 

刊于《恋爱婚姻与家庭》20163月(上)   


作者:jsrslssws.com


Top 回顶部
在线咨询
预约律师
扫一扫

扫一扫手机浏览

服务热线
13851668832